• 回到頂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維碼

李振國:【騰訊網】邁向碳中和有四個階段 應靈活調節電價

5月2日,2021年巴菲特股東大會中國投資人峰會如期而至。隆基股份創始人、總裁李振國在峰會上分享了“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發展趨勢”的主題演講。

李振國表示,從今天邁向碳中和大概有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通過非物理性的政策面形成與現有靈活調節能力市場化需求側回應非物理側的調整,最大限度接納清潔能源。第二個階段大力發展抽水蓄能以及改造,這個是讓渡出10到15年空間。第三個階段是新能源+儲能以及早期的水電還有抽水蓄能調節,形成新型電力系統,形成脫碳。第四個階段是氫的引入,除了電力系統是碳排放是一個因素,非電體系占的碳排放更大,不引入氫沒辦法進入到深度脫碳的。

隆基股份創始人、總裁李振國在2021年巴菲特股東大會中國投資人峰會上分享“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發展趨勢”的主題演講。

以下為李振國發言實錄:

在去年9月22日我國提出來30·60雙碳目標之後,緊接著美國重返巴黎協定在歐洲宣佈2050年零排放,占全球能源版圖70%的、120幾個國家宣佈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碳中和概念成為新一輪的國家政治共識,或者也已經成為中西方社會為數不多或者是幾乎差不多的共同語言。

下一步碳中和的終極場景到那個時間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怎麼一個情景,所有的今天的行為和動作都應該朝那個情景下邁進。從2020年到2060年在碳中和情景下二氧化碳的排放情況看,今天咱們是100多億噸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大部分是能源消費帶來的,有一部分是工業過程帶來的,同時我們有農林業帶來的一部分碳,幾億噸的情況,碳在不增加的情況下到2060碳中和的邏輯是到那個時間每年只能有幾億噸的碳排放才能實現碳中和。2020年化石能源占85%,非化石能源占15%,到了2060年倒過來,15%化石能源消耗原因是碳中和,沒有碳中和就是100%的清潔能源。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認為從今天邁向碳中和大概有四個階段,這四個階段並不是說一個階段的事情做完才做下一個階段,應該是有交叉或者是共同進行的。第一個階段是通過非物理性的政策面形成與現有靈活調節能力市場化需求側回應非物理側的調整,最大限度接納清潔能源。第二個階段大力發展抽水蓄能以及改造,這個是讓渡出10到15年空間。第三個階段是新能源+儲能以及早期的水電還有抽水蓄能調節,形成新型電力系統,形成脫碳。第四個階段是氫的引入,除了電力系統是碳排放是一個因素,非電體系占的碳排放更大,不引入氫沒辦法進入到深度脫碳的。

第一個階段是通過政策體制的調整,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國水電占比在能源結構很高,並且水電的年發電小時數只有3000多個小時,除了汛期極短的時間其他時間有很靈活的調節能力,因為體制機制的原因靈活性沒被充分發揮。沒有說上網電價在早晨10點到下午3點的時候便宜點,到晚上7點到晚上11點上網電價貴一點,這樣的話水電站會控制水電的發電能力,目前是一個電價,導致靈活性沒被發揮出來。

包括火電站。“十三五”期間國家發改委對火電站下達了靈活性調節的任務安排,到2019年年底檢查只完成了20%,原因在於體制機制沒有給靈活調節電源給予補償機制。還有一個是關於電價市場化的問題,現在的峰穀平的電價差是基於火電形成的粗放自電價管理,不是基於供需關係形成的電價,這些政策在最近國家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正在大幅度進行調整。這種條件之後形成的一個結果就是在今後5到10年中不需要進行大規模物理調整,政策調整可以吸納清潔能源參與到電網。

第二個情況是關於抽水蓄能,以火電為主的抽水蓄能的必要性不會被體現,因為火電可以自平衡發電能力。以氫能源為主中國有水有落差的資源是很多,原有的水電站是基於流量進行設計的,已經有了一個水庫的基礎上再建一個上水庫或者是下水庫進行調節,第一不浪費水能資源,第二成本會大幅度降低。這種情況下又能夠為我們的新能源的發展讓渡出5到10年的空間。這兩項措施給新能源發展帶來10到15年的空間之後會迎來化學儲能成本降低,10到15年之後光伏電源點成本進一步降低,成了一個高比例清潔能源的電力體系。

另外一個大家可以對於裝機量以前預測是有保守的,如果說你要儲存20%的電量其實是已經把它裝機的一半給消掉了,在這個邏輯上來說如果說是光伏大家對它的一個裝機的量上還是要進行一個更樂觀的評估。

最後一個階段就是關於氫能的引入,今天整個電力系統42%的碳排放是來自於發電的,隨著能源電氣化程度越來越高,比例在電力結構不改變的情況下比例會逐步上升。仍然有相當一部分的碳排放不是來自於電力系統,比如說像能源化工系統、冶煉系統、水泥長距離運輸,像海洋遠洋運輸,航空運輸,老百姓日常生活,你要做飯取暖這些方面的脫碳最後是需要引入二次能源氫能的,在這個角度上來說包括氫和生物質能耦合會實現一個零碳甚至負碳的邏輯,我們在參與研究並且建設這方面的。當然也有一些環節可能在生產過程中無法實現二氧化碳碳的,像水泥行業碳酸鈣高溫把二氧化碳燒出來了,很難有辦法在這個地方不讓他排二氧化碳,最後就得想著我通過碳會去中和吸收這麼一個邏輯。當然如果說是碳捕捉成本下來也可以通過有效碳捕捉事前,最後還有一點碳排放無法消除的碳排放進行中和,進行捕捉封存。

這就是我們未來到今後三四十年能源變革的大路徑。

 

原文鏈接:new.qq.com/omn/FIN20210/FIN2021043000362800.html

2021-05-05
收藏
首頁    理事专委观点    其他    李振國:【騰訊網】邁向碳中和有四個階段 應靈活調節電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