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頂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維碼

韓文科理事:【網易新聞】能源轉型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關鍵

 

  綠色低碳是新時期推進能源革命的主要戰略取向,想要實現能源高質量發展,需要將低碳發展和能源發展有機結合起來,重視發展綠色安全經濟,建立綠色低碳迴圈經濟體系。
“‘碳達峰-碳中和’不是憑空而來的。”4月23日,由能源環境服務產業聯盟(EESIA)主辦的2021能源環境服務產業年度峰會在京舉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高級顧問、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韓文科在會上發表主題演講時如是表示。
        韓文科指出,十八大以來,我國的綠色發展和能源轉型卓有成效,為實現碳達峰和承諾碳中和打下了堅實基礎。

 

     “十四五”是能源轉型的關鍵時期

 

  韓文科表示,以供給側結構改革為主的宏觀經濟政策對能源轉型起到了促進作用。2013年至2019年間,在各種節能減排政策的共同作用下,能源消費總量過快增長勢頭得到有效控制,能源消費結構調整取得歷史性進展。
      據統計,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49.8億噸標準煤,比上年增長2.2%。煤炭消費量增長0.6%,原油消費量增長3.3%,天然氣消費量增長7.2%,電力消費量增長3.1%。煤炭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56.8%,比上年下降0.9個百分點;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24.3%,上升1.0個百分點。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高級顧問、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韓文科

      “工業、交通、建築這些部門,能源消費結構優化進展很大。”韓文科指出,即使因為部分數據滯後沒有詳細統計,但是可以明顯看出,2012年至2017年,隨著能源終端電氣化水準快速提升,工業、建築、交通等重點部門的電能替代快速發展,發電用能占比、終端用電占比與發達國家基本持平。“這也是過去我們多少年沒有取得的成就,過去工業、建築、交通產業規模在不斷擴大的同時,能源消費的結構還是更多依賴煤電。”
      “過去的製造業,如高耗能的有色金屬製造業,多佈局在山東、河南等煤電、煤炭資源比較豐富的地區。”韓文科指出,在能源加工轉換環節效率普遍提升之外,我國能源結構轉型還體現在經濟結構性變化和區域結構的變化上。近年來,隨著國家規劃上向製造業基地輸送更多清潔電力的政策傾斜,製造業正在加快向清潔能源基地轉移。
      “‘十四五’是能源轉型加速的時期,也是行業和產業升級的一個時期。”

 

“十四五”期間的能源發展新格局

 

  韓文科分析指出,“十四五”規劃在方法論上,體現了綜合考慮國內外發展趨勢和我國的現實發展條件,以2035年遠景目標為引領。這個“遠景目標”已經充分考慮了碳達峰和碳中和背景。“2035年的遠景規劃提出來,廣泛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碳排放達峰後穩中有降,實際上往碳中和走,這些都是今後‘十四五’的主線。”
想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能源轉型是關鍵。韓文科從“十四五”規劃和發展的趨勢判斷,“十四五”期間,能源發展也會出現一些格局上的新變化: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高級顧問、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韓文科

  一是能源活動要先於全國實現碳中和達到“淨零”排放。“國家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能源行業在2050年可能就要實現零排放。未來的目標明確,煤電、石油這些高碳的能源產業將來的路徑會更加清晰。”
      二是全面建成安全高效、綠色低碳的現代能源體系。韓文科預計,“十四五”的能源轉型路徑有一個初步框架,傳統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產業基本退出,形成以太陽能、風能和其他新能源資源為主體、以集中式和分佈式協同為基本特徵的未來電力生產和供應體系。
      三是智慧能源系統、數字經濟、智能系統的全面支撐。韓文科強調,為了達成2050年能源行業零排放的目標,離不開數字賦能。“企業的碳從哪里排放出來?哪些東西潛力最大?怎麼優化選擇、怎麼和產業的發展結合起來?這些都要靠智慧或者智能的系統。”
      此外,韓文科還指出,“十四五”能源發展必須與“五個新”相銜接,能源體系建設重點不再是擴展煤炭、煤電、煤化工基地,而是把建設替代煤和煤電的新的大型清潔能源基地作為重點。

 

“碳達峰-碳中和”加速引領企業轉型升級

 

      “十四五”的到來與“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讓能源企業的轉型升級進入全面加速時代。可以說,能源企業轉型升級將是“十四五”期間一項重大工作任務。
      “對企業來講,你有哪些機遇?行業有哪些機遇?”韓文科表示,企業可抓住機遇,以做大新能源產業為導向,集中式和分佈式並舉,加速做大規模,在研發、製造、安裝、運營、維護等環節尋求商機,參與創建新能源基地和地區中心。
      在傳統能源產業中,韓文科建議對煤炭進行數位化改造,進一步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而天然氣作為我國能源供應和民生保障的重要資源,峰值時間或將提前,碳捕捉和利用(CCUS)在天然氣領域的應用,可能成為未來的脫碳方向和趨勢。此外,應對甲烷洩漏也可能成為一項重要任務,“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甲烷減排要求。
      不過,韓文科也對能源服務產業和環境服務產業提出警告,隨著市場的變化,傳統能源技術的價值可能將會逐步消失。
      最後,韓文科總結道,在未來的30年、40年間,中國能源政策還會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變化。“我們完全有信心中國到2060年一定能夠達到碳中和。可能到了2050年的時候,煤炭基本沒多少了,油氣都很少了,大部分就是各種各樣的清潔能源,這是我們的未來。”

 

原文鏈接:https://www.163.com/dy/article/G9DQPA9J053193IM.html

2021-05-15
收藏
首頁    理事专委观点    韩文科    韓文科理事:【網易新聞】能源轉型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關鍵